喜欢本书就加入书架吧

  幸得素韵师姐带回了强援,居然震慑住了宗门的太上长老,她们得以获救,逃脱死劫。

  六位无敌人物看在眼中亦是面皮抽搐,六峰的太上长老亦很想忍不住合力出手。可当听到飞云峰太上长老的传音之后,几人则都是忍住了冲动,不得不止步了。

  发现秦鸿的气质着实非同一般,修为虽然不高,但血气雄浑,气息绵长,骨质坚固,明显资质非同一般。

  端详秦鸿之余,众人忽的恍悟,小魔君在此,那么,那狂徒的身份则就呼之欲出。

  得罪一位绝世人物,那显然是不智的,雪剑派不傻,传承这般长远亦非无脑子的人。

  鸠魔郁是个很狡猾的人,心思剔透,思维敏捷,很容易看得清局势。目前素韵那臭娘们儿带来的外援居然连太上长老都是不敌,可见其实力超乎想象的恐怖。

  康庄问道,当着天下四域,八方圣族的面宣称自己的身份,不惧天下皆敌的后果。

  却在此时,先前与怪人硬拼了一个回合的飞云峰太上长老开口,强忍不适跨步而出,拦住了意欲含怒出手的众高手。

  满场众人心思起伏,震撼难宁,一双双或震惊,或好奇,或讶异的目光落在秦鸿身上,细细的打量着这位几近传说的年轻人物。

  “放人!”贾云帆顿时一怒,回头低喝,那执事长老惶恐,不得不迅速解开锁链。

  赤王府邸,孤身入绝境,携盖世凶器血祭一方,杀得赤府血流成河,葬灭不少天骄俊彦,让得数十位至尊人物都是殒落。

  虽然对方来势汹汹,一言不发即是动手。但动手间却一直不曾动用全力,不曾下死手,明眼人都是可以看得出来,这是手下留情了。

  雪剑派众高层纷纷看在眼中,勃然大怒,一个个叫嚣,法力沸腾,至尊威严澎湃,虚空塌缩,天崩地裂,蕴育着无穷无量的毁灭气息。

  雪剑派上下看得心颤,震惊狂徒的胆大,当着一干太上长老如此羞辱宗门大人物,可就显得有些狂霸逆拽牛炸天了。

  雪剑派上下,众弟子,众长老,诸执事等莫不躬身一拜,给足了秦鸿与怪人的颜面。

  霎那,众人倒吸冷气,再看向怪人时目光充满了敬畏。囊括一干太上长老在内,都是不敢等闲视之。

  那么,由此可见,那狂徒的实力非同小可。哪怕不是圣人,恐也是触摸到圣道的绝世人物。这样的强者,雪剑派哪敢轻易招惹?

  九千万里路,乔装匿名,与司徒圣族的队伍几番遭遇,或靠机缘,或倚造化,或借手段,从大人物司徒宏手中或逃脱,或反抗,或强击,最终司徒宏死了,他顽强的活了下来。

  这非是秦鸿有多大的本事,而是秦鸿的作为,与他有关的种种事迹,无不是震动天下的。

  鸠魔郁面如死灰,瞳孔紧缩,如死鱼眼难看至极。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一心报复,贪婪的想要炼化元魂的对象竟是让人避之不及的小魔君。

  果然,贾云帆放低姿态,有缓解的趋势,则是听到怪人淡漠开口,面无表情,语气冷淡。

  一番寒暄,稳住心绪,几人则是疑惑的看向了秦鸿。在素韵身侧,秦鸿恢复了本来面貌,但依旧身着黑衣,背负长剑,打扮与早前并无二致。

  近距离相处,众人才能够更清晰的感受到怪人那深不可测的气质。面无表情,貌容蓬垢,但眼神中的深邃却如星穹般浩瀚,似有亿万星辰在演化各种异象,深不可测。

  小魔君之名,如今哪还有不知的?秦鸿之声威早已名震天下,比之一些古老的大人物都还要响亮。

  鸠魔郁大惊失色,却顿感身体失重,整个人急剧后飞,不受控制的朝着虚空中坠落。

  生死绝境,居然都能够结交到一位踏破玄关的绝世人物,从而助他摆脱困境,瓦解了司徒圣族的围追堵截。

  飞云峰太上长老贾云帆深吸口气,面容枯槁,大手一挥,示意众高层降落半空,落入地面,来自山门前与怪人等隔门而对。

  此时此刻,这位太上长老的右手依旧隐有些颤抖,宽松的袖口尚还在抖动,内中似有波动气息在澎湃,是其法力在流转,其中的不适。

  然而,刚刚遁入人后,鸠魔郁则是发现眼前虚空竟是开始在不断塌缩,景象在不断变换,空间层层叠涌,形如一朵朵花蕊将他包裹。任凭他千方百计如何遁逃,竟都是逃不掉一尺半步。

  所有人都是震撼,掀起阵阵惊呼,倒吸冷气之声亦是此起彼伏。这可真是雪剑派倒了血霉,惹上了这样一个煞星。

  怪人如此肆无忌惮的掳走鸠魔郁,未免太大胆了些。这可是当着雪剑派上下过万人的面,简直是堪称猖獗。

  贾云帆微微轻咳,向怪人拘礼,随即道:“道友,请恕某等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于你,万望见谅。此中缘由,且先辨个清白,莫要因为误会而伤了彼此和气。”

  “他……他是云师兄?”几人失声骇然,觉得秦鸿真面目比乔装的‘云鸿’更为好看呢。成熟刚毅,更浓了许多男人气质。

  如此强敌,哪怕雪剑派有着底蕴未出,可以阻挠,但却也未必能够留得下对方。而雪剑派众高层虽然历来狂纵,但却并不愚蠢,可不会轻而易举的为了区区琐事而刻意结下如此强敌。

  匍匐在地,鸠魔郁面目全非,血流不止,模样惨不忍睹,伤势触目惊心。唯一庆幸,怪人并未刻意压迫,让其只是表面伤势,生机依旧蓬勃。

  瞬间,获释的薛艳、葛清、晴姿、张俊生纷纷跃出雪剑派阵营,囊括凌雪剑韩雪梅都是一言不发的退离雪剑派众高层身后,来到素韵身前。

  贾云帆愣了愣,恍悟此事恐与凌雪剑等人有牵连,不敢耽误,挥手则是示意身后的执事长老们暂且释放凌雪剑、薛艳、葛清、晴姿、张俊生等人。

  否则,早前被打脸的那位至尊长老绝对受不住一位掌控法理力量的人物一掌。故而摸清实力之后,贾云帆知晓,一切都还有缓解的余地。

  长时间的僵持,太上长老已是明悟那股难以根除的余力来源,与之曾经所见所闻,略有所感的某些力量极为相似。

  贾云帆的心思更真诚了些,姿态愈发放低,冲着秦鸿微微额首,随即看向怪人道:“道友,恕吾等不知之罪,请见谅。”

  怪人闻言,面无表情抬头,但手中的动作却是浑然没有停止。眼中红黑之光变幻,似有阴阳分化,五行混乱之感。他目光所及之处,虚空塌缩,内有磅礴之威升腾,裹卷着鸠魔郁坠落长空,后狠狠的砸在雪剑派山门前。

  秦鸿微微一笑:“万分抱歉,早前因身份不便,故而乔装。在下秦鸿,云鸿之名乃化名。”

  几位太上长老动了真格,宗门大动干戈,兴师动众的擒拿她们,要将他们斩杀或处死。仅是想想都是可怕,她们可都是蒙冤的呢。

  眼看自己宗门的至尊高手意欲向其动手,他都是吓得险些崩溃,脸色微凝,慌不跌现身阻挠,断喝道:“道友且慢动手!”

  诸般种种,但凡成名以来,秦鸿的每一样事迹无不惊世骇俗。且其福源深厚,世人都是羡慕嫉妒恨。

  说话间,眼角余光看向怪人,征询之意显而易见。怪人微微额首,肯定了秦鸿的保证。

  顿时,薛艳、葛清、晴姿、张俊生纷纷迟疑起来,目光在凌雪剑身上回荡,许久拿不定主意。